【洪晋】成魔之路:第六章 攻心

“废物!怎么搞的?好好的大活人就这样不见了?”


“老板,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就突然……”


“咣当!”怒火中烧的老板抄起烟灰缸径直砸过去,散了一地的烟灰,两个手下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


当刘世勋得知洪文刚莫名其妙凭空消失了的时候,气不打一处来,事已至此,就算把这两个笨蛋杀了也没用。


他眉头紧锁地来回踱步,十分厌恶这种跳脱掌控的混乱节奏,所幸领养权还在自己手里,实在找不回人的话,对外宣称洪文刚心脏病突发死亡也并非难事……


“叮咚……叮咚……”


门铃声让他条件反射地警觉起来。别墅地址没几个人知道,想必来者不善。


“您好,我是社会福利署的工作人员。请开下门。”


视频监控器里只显示出一个年轻人训练有素的微笑,背后停着一辆黑色公务SUV。


“社会福利署的人来干嘛?”心存疑虑的刘世勋敛起怒气,对手下说,“走,我们去会会这个不速之客”。


 


敞开院门,却在门口杵着,没半点要请人进来的意思。


“刘先生,您好,我是社会福利署的工作人员,这是我的证件。”


来人一看就是个刚工作没多久的愣头青,规规矩矩地打招呼亮身份。


手下接过证件翻了翻,向老板示意并无问题。


“有何贵干?”


“刘先生,这次过来是通知您,法院已经撤销了您的领养许可,洪文刚将交由其他申请人……”


“什么?!”


本来面无表情的脸转而像糟了晴天霹雳,抬高八度的声调吓得小年轻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我是说……法院将洪文刚的领养权交给了其他……”


“我并没有违法《领养条例》的任何规定,法院凭什么撤销?!”


“呵!虐待被领养人还有脸说没违反规定?”一声轻蔑冷笑仿佛来自凛冬的寒风,刺得所有人脊背发凉。


“谁?”


身着笔挺西服的男人从SUV副驾驶座上下来,正眼都不往这边瞧,只是习惯性地理理衣袖,利落地拉开了后座车门。


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孩从车里探出头来,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


SUV底盘太高,洪文刚下车时迟疑了一会儿,不等他示意,一双手臂自然而然地扶住他,安稳着陆。


高晋揽着他的肩,不慌不忙地走到门口,门里那三个人早已惊得目瞪口呆。


“孩子,你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好找,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刘世勋变脸技法纯熟,片刻换上一副慈祥怜爱的面具,伸手去摸男孩的头。


洪文刚厌恶地正要躲避,高晋直接抬手替他挡开。


“刘先生刚才没听清楚吗?你已经没有领养权了。”


“洪文刚是我的养子,前几天不小心走丢了,现在安全回来就好,之前的事情,唉,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误会?”高晋的表情充满了嘲讽,言语犀利而字字见血。“你恶意收养并指使手下人实施虐待的行为已经有人向法院举报”,他朝小年轻偏了偏头,那人赶紧递上一份档案袋。高晋取出手续齐全的文书材料,在刘世勋的眼前晃了晃,“现在,高联兴夫妇才是洪文刚的合法收养人,我是他们的代理律师。洪文刚跟你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今天过来只是告知你一声而已”。


“你……”一时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高晋丝毫不理会他的愤怒,转头对身边的男孩轻声说道,“洪先生,我们回去吧”。


 


 


回到住处,洪文刚三下五除二拆掉头上的绷带扔进垃圾桶,额上那点伤本无大碍,不过虚张声势唬唬人。


住进这间屋子已有两三天,虽说环境比不上别墅富丽堂皇,却也清幽雅致,乐得自在惬意,只有高晋和他在一起,再没见过旁人,他猜测这里应该是新任养父母住的地方。


“你说的那对夫妇什么时候回来呢?这是他们的房子?”


“他们一年前已经移民到英国去了,不会回来。”


“那你怎么跟社会福利署的人说……?”洪文刚有点吃惊,原来都是子虚乌有。


“呵,人类的制度漏洞百出。”高晋摇摇头,露出他惯常的俾睨万物的浅笑,“好了,休息一下吧,一会儿我来做饭”。


“你还会做饭?”洪文刚比方才更为吃惊,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大惊小怪对高晋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人类的技能小菜一碟。”高晋一边淡淡地说着一边在三件套之外罩上了浅蓝色的围裙。


高晋的手艺确实不错,几道家常小菜甚合洪文刚的胃口,感觉饭量也比平时大了许多。


“之后打算怎么办?”高晋冷不防抛出这个问题。


闻言放下筷子,洪文刚的眼神黯淡了一个亮度,停顿片刻才说道,“我敢肯定,我父母的死与他脱不了干系,而且,我弟弟还下落不明!”


“但是我们没有证据……”


洪文刚倏地站了起来,双手握拳撑在桌上,使劲儿往下按压。当低垂的头颅再次仰起时,高晋看到那眼里闪着莫测的光,难以言喻。


“过几天,去一趟我父亲的公司。”


 



香港Ingenious集团位于高楼林立的中环核心区,作为这家大公司的董事长,平日里各式各样的商务洽谈大型会晤等等场面什么没见过,可是当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男人带着个男孩出现在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刘世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们还来找我做什么?”严严实实关上门,办公室里只有三个人,隔墙也无耳。


洪文刚坐在深褐色皮质沙发上,悠悠然地端起那杯热气腾腾的红茶小啜一口,默不作声。一切交由高晋全权代理,他只需冷眼旁观。


“刘先生,我们来找您自然是有事情要谈。”即便有沙发高晋也不肯坐下,他喜欢站着时从高处俯视别人的感觉。


“据我了解,洪展鹏先生生前持有公司21%的股权,是集团最大的股东,而公司章程明文规定,在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能够继承他原有的股权。所以,洪文刚作为继承人顺理成章……”


“可笑!他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就想来管公司?”刘世勋根本没有耐心听完高晋头头是道的陈词,急忙厉声打断。


“并不是现在……”高晋早就预料到了对方的反应,不慌不忙地拿出一纸提案,平铺在办公桌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这份提案中约定,洪文刚年满十八岁之后将进入公司任职,也算是学习公司的经营运作,大学毕业后才会正式入主董事会,接管公司事务。我们希望能由刘先生您向董事会上交这份提案并且,保…证…通…过…”最后四个字,高晋刻意拖长了语调,加重了语气,明示这是说一不二的最终结果。


“如果我不答应呢?”刘世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指节被狠狠地掐得发白。


“您当然可以不答应……但是恶意收养并实施虐待的新闻如果爆出来,就算董事会容得下您,对集团声誉的影响恐怕也不小吧。”


“混蛋!你说的根本不是事实!”他猛地甩开座椅站起来,用手指着高晋的鼻子大吼。


“事实是什么样其实并不重要”,高晋的表情依旧静如一潭死水,对方的咒骂也激不起半点涟漪,“你觉得陪审团是会相信一个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的十二岁孩子,还是一个老谋深算阴狠狡诈的奸猾小人呢?”


刘世勋瘫坐回椅子上,陷入长久的沉默。


“好……我答应……”最后的回答有气无力。


“哼……”轻笑声从角落传来。洪文刚方才一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出戏码,欣赏着曾经对他慈眉善目百般讨好的养父渐渐变得面目狰狞,品味着他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坐立不安,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心理防线被一点点击穿,而后溃散。


“你们还想怎么样?”他已徘徊在崩溃的边缘,恐怕再逼进就要跳下悬崖。


“洪文标在哪里?”高晋不怕再迈出最后一步。


那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在便签纸上潦草写下电话和地址,随手甩在一边。


高晋拾起便签来看了看,叠好放进上衣口袋,朝洪文刚点头示意。


目的达成准备离开,快到门口时,洪文刚突然停下了脚步,半转过身子,缓缓吐出自始至终的唯一一句话。


“谢谢……哦,刘叔叔。”


 


================================


 


【我这走的是什么鬼剧情向啊啊啊啊啊……坑深且长,任重道远……】


【致力为洪晋Tag添砖加瓦……呜呜呜……】



评论 ( 23 )
热度 ( 9 )

© 带我去205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