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晋】成魔之路:第五章 灵魂契约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咦?】


————————————————————


洪文刚恢复知觉后的第一感受是全身各种隐隐痛楚,脚踝肿痛,两腿酸痛,心口绞痛,背部僵痛,额头的伤刺痛,如果说疼痛可以靠转移来缓解,他已经不知道该转移到哪里好了。试探性地摸摸额头,伤口已经被细心处理过,贴着药味浓重的纱布。


“你醒了?”


“你……你是高晋?”洪文刚揉揉眼睛,仰头看向身边这个人,朦胧之中足以辨析轮廓,的确是之前在梦里见到过的体态身形。


“没错,是我。”那人身体稍稍前倾,昏暗中只露出半张脸,伸手递给他一副眼镜。


“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过神来四下张望,洪文刚才发现所在之处是个完全用石块砌成的黝暗密室,唯一光源来自石柱上用铁链悬着的火把,映着墙壁上的阴影忽明忽灭,一股陈腐颓败的气息仿佛来自上个世纪,而他此刻正半躺在一张巨大的石板床上,难怪冰冷生硬硌得慌。


“恶魔的地下室,不过你放心,绝对安全。”高晋刻意强调着身份,瞥见洪文刚环抱双臂略略瑟缩的样子,不禁冷笑道:“怎么了?这样就害怕了?”


“没……没害怕,就是……有点冷。”


现在已到初冬时节,他却只穿着一身单薄衣衫,地下室显然比不上别墅里四季如春。


高晋轻哼一声,一阵掌风呼啸而过,石板床的四个角倏地腾起四团火焰,温暖的感觉萦绕周身,让洪文刚渐渐卸下了对冷的防御和对火的恐惧。


 


这时,他才完全看清高晋的模样。


以人类年龄来判断,可能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发丝一律齐整地向后拢起,是时下流行的大背头,前额光洁,双眉修长舒展,眉心有浅浅的川字痕迹,红褐色的眼眸中透露着淡漠与狠厉,薄唇抿成直线不带半点弧度,脸颊消瘦得凸出了颧骨。


这幅面孔绝非善类,但也不似想象中的魔鬼那般凶神恶煞,反倒显得精明严谨,一丝不苟。


“你召唤我是已经思考清楚了吗?”黑色的皮质披风外套转了个角度,悠长下摆快触到地面,只留给洪文刚一个深不见底的背影。


“是的”,洪文刚鼓起了勇气爬下床,定定地站在他身后,“我父母肯定是被人害死的,我要查出真相为他们报仇,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恶魔没有回头,自顾自地向前踱步,长筒靴沉重地敲击着石板。


洪文刚攥紧了双拳,声音有些发颤。“你说过,如果我和你做交易,你就能帮我实现愿望。”


“你愿意用灵魂来交换?哪怕……”


“我愿意!”不等他说完,洪文刚就用万分肯定的语气打断。


高晋止住了脚步,转身向他走来,跟随着步伐的节奏吐出字句。“哪怕死后你的灵魂将被我吞噬,你连地狱都下不了,无法转世。你也愿意?”


“只求今生能了无遗憾,哪里顾得上来世呢。”


这句冷冰冰的话好像参透了生死,高晋也惊讶于它出自一个孩童之口。


 


已经走到洪文刚面前的恶魔突然蹲下来,伸长脖子将整张脸凑到他嘴边。


这突如其来的逼近让洪文刚措手不及,下意识地瞪大双眼,绷紧脊背,摒住了呼吸。


鼻翼歙张,细嗅气息,陶醉地合上眼,尽在咫尺的恶魔仿佛在汲取甜美的芳香。


“愈加强烈的求生欲望,熊熊燃烧的复仇火焰,非常好,是我喜欢的味道。”


高晋退到不具有侵略性的距离,翩然回味着,洪文刚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有几点我要先和你说清楚。”高晋边说边慢悠悠地摘掉皮手套,端详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


“契约达成之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听你的吩咐。但是,并不是所有指示我都必须无条件服从。”


“不能都服从?那还算什么……”


“不能无条件地服从契约对象的指示随意杀人,这是我们在人类世界行为处事的规矩。”


“你们?你们恶魔还讲规矩?”洪文刚毫不掩饰一脸的不屑和不解。


“那当然,小子,讲规矩的才是恶魔,不讲规矩随意胡来的那是孤魂野鬼。”


高晋回送他一个讥讽的白眼,继续说道:“我会尽力保护你的安全,情非得已我不能伤人性命。除此之外,可能还有我不想执行命令的时候,那就全看心情了。”


洪文刚这回没有把想法写在脸上,却在心里暗骂不公平的“霸王条款”。


“当然,你有三次机会,可以使用契约文强制我执行你的命令。记住,只有三次。”


“那三次全用完了呢?”


透过厚实镜片,高晋直视着洪文刚的略微闪躲的眼睛,好像一眼能看穿他的内心。


“在你心愿达成之前如果三次机会用尽,我就可以不遵守契约规定,直接取走你的灵魂,那你只能剩下一副虚无的躯体了。”


“你……”


“呵……跟恶魔做交易,当然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高晋扳着指节,发出刺耳的“咔哒”声。


“所以,你还是决定要和我立下契约吗?”


沉默半晌,洪文刚抬起眼,丝毫不躲避高晋极具杀伤力的目光,更像是迎接甚或回敬。


“是,我确定!”


 


高晋笑了,不似之前轻蔑或冷漠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他扶着洪文刚的肩膀,调整他的姿势,正面朝向自己。


“别害怕,一会儿就好。”


轻盈手指左右翻飞,一粒一粒解开衬衫扣子,露出左边胸膛,心脏的位置。


洪文刚撇过头去,他百般掩藏的那道伤疤,此时正毫无遮拦地横陈在他人锐利的目光下,一股莫名的羞耻感涌上脸颊。


丝丝凉意拂过两年前手术时留下的粉色疤痕,描摹起心脏的形状。摸索了一会儿后,五根细长手指停驻在这里,指尖贴触着皮肤,各司其位。


洪文刚不敢去想象接下来他要做什么,蹙着眉,闭着眼,等待一场亲身参与、精心策划的谋杀。


他感觉得到,那不是手指,而是五根纤细银针,五把锋利长剑,直接刺透了细嫩的皮肤、稀薄的肌肉,避开蜿蜒的血管和柔韧的胸骨,紧紧攥住了他病弱的心脏。下一秒,不是要把心脏捏爆,就是把胸腔掏空。


承受不住这种恐惧,他仰头深吸一大口气,眼眶都要瞪得炸裂,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


一瞬间,心脏静止,呼吸停滞,眼神失焦,瞳孔涣散。


 


“啊……啊……啊……”洪文刚双手俯趴在床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头发和衣衫都被虚汗濡湿。


发现自己原来还活着,赶忙去摸心口的位置,刚刚被刺进五根手指的位置。然而,那里完好无损,没有伤口也没有血迹。


低头看去,一颗黑色倒五芒星纹章赫然印在胸前,和项链吊坠一模一样的图案,紧密连接着手术疤痕,仿佛是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开出了一朵彼岸之花。


“恭喜你,我的浮士德博士。我们的灵魂契约就算达成了。”


耳边言语带着戏谑的笑意,洪文刚还没平复呼吸,求助似地看向高晋,只见他的眼眸竟闪烁着妖冶红光,艳过一切红玫瑰、鲜血和火炬。


而他正在舔舐着的右手手背上,印刻着同样的标记。


洪文刚明白,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地狱。


 


小心翼翼地扣起扣子,洪文刚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看着高晋绝对不合时宜的装束,不由得发问:“你以后就要这个样子跟着我么?”


“当然不是。”


高晋干脆利落地一把扯掉披风外套,那件衣服一离他手就在空气中急速燃烧殆尽,连灰也没有留下。眼前人身着整洁黑色西装三件套,脚蹬铮亮皮鞋,深蓝色领带打着得体的半温莎结,一副彬彬有礼的绅士仪表。


最为关键的是,眼珠已经变成亚洲人再普通不过的黑褐色,从样貌上看不出任何破绽。


洪文刚面对“大变活人”的戏法并没有惊得目瞪口呆,因为之前种种已经让他相信,这个男人,不,这个恶魔的能力。当然,他还有很多疑惑。


“那……你会死么?你需要吃饭睡觉么?”


“我不会死,恶魔有无限自我修复的技能,会昏死过去一两个小时再苏醒。”这些问题高晋应该回答过千百次,答案标准,解释清晰。


“不过我现在也是一副人类的躯体,还是得吃喝拉撒睡的。”他摊摊手,似乎对这幅躯壳并不是很满意。


洪文刚神话故事看过许多,何况现在契约已立,名义上他就是高晋的主人,便更加大胆好奇起来。


“宙斯不是还经常化成大白鹅、水牛什么的去勾搭人类姑娘吗!那你其实可以变成一条狗跟在我身边的。”


“你错了,小子。”高晋调整着领带长度,不屑幼稚的挑衅。“要变也是变成毒蛇,引诱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毒蛇,那才魔鬼的化身。”


“既然你要听我的吩咐,那干嘛还老是‘小子小子’地叫我?”


不甘落败,奋起反击,这一招可以算是必杀技。高晋居然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是我错了,一切听您的吩咐,那您觉得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洪文刚理了理衣襟,把眼镜推到合适的位置,抬头挺胸目视前方,咳嗽两声清清嗓子。


“咳咳……我爸爸的下属都叫他洪先生。”


看他故作成熟的样子高晋不禁觉得好笑,不过既然契约已经达成就得遵守,只好把身体立得笔直,低眉垂首。


“是,洪先生。”



 ———————————————————



【吐血啊,狱长终于顺利登场了,接下来该走上正轨了,然而正轨是要讲啥呢?反正绝对不是别别扭扭的谈。恋。爱。】


【PS:刚要更文的时候发现JE大大已经更了,然后就一个劲儿地看文去了,被甜得不要不要的…O(∩_∩)O~~


每次都撞到跟大大同一天更文真的是很羞涩啊,然而,写都写了,我也憋不到明天,我还是很努力的嗯。】


 



评论 ( 5 )
热度 ( 6 )

© 带我去205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