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晋】 成魔之路:第一章 梦魇

【温馨提示:本章狱长还木有出场,莫着急】


 


耳朵先于眼睛渐渐苏醒,周遭一切都静谧得出奇,只有心电监护仪发出平稳规律的滴滴声。眼球还躲藏在眼皮底下不安分地转了十几个来回,直到确信外界的光亮才提醒大脑缓缓掀起眼帘。果然还是煞白一片,重症监护室的颜色,再熟悉不过的天花板。


一阵轻微“吱呀”声,病房门打开,护士从监控室里看到他醒了便来做检查。


 “先天性心脏病,我们也无能为力,估计…活不过十五岁了…”


医生的声音不加掩饰地从门缝溜进来,年仅十岁的洪文刚对这句话并不陌生,三年前医生就断言他活不过十岁,当时父亲恼怒地一拳捶碎了墙上的玻璃,母亲双手掩面止不住地嘤嘤啜泣。如今相同的话似乎不再引发多大波澜。又可以再苟延残喘五年了么?


 


检查正常后,医生带着父亲进来探视。


这一次手术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眼前的父亲就像好几年不曾见面一样,本来坚毅的脸庞着实苍老了许多。论相貌洪文刚可能更像母亲,母亲是上流社会出了名的大家闺秀,眼波婉转,眉目如画,朱唇莹润,肤似凝脂,但是洪文刚更希望能复刻父亲那英挺的鼻梁和棱角分明的轮廓,在他看来,那是一个成功人士该有的样子。不过他年纪还小,相貌上暂时未有定论。


“孩子,感觉好些了么?”


“好多了。”


“医生说,这次手术很成功,休息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


洪文刚面色苍白,强忍着麻药渐醒后刀口的疼痛,微笑地看着父亲。


他年纪虽小但心智早熟,有什么痛楚从不挂在嘴上,他知道父母的内心其实更加焦灼。他们一直信誓旦旦地说不用担心,肯定能找到适配的心脏,让他像个正常孩子一样健康成长,可不时从某条早衰的皱纹或白发里泄露出的哀伤,从来逃不过他敏感的眼睛。他心里清楚得很,死神早已下达了终审判决,什么时候行刑全凭兴致,自己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引颈受戮。纵然父亲是香港最大的玩具贸易公司总裁,洪氏家族资产数亿,也没法跟死神做买卖。


“死神长什么样子呢?”洪文刚心想,倒还真想见见,是不是像漫画书里描绘的那种,披着黑袍手执黑色大镰刀的一具骷髅。


 


思绪回到眼前,洪文刚突然奇怪怎么没看见母亲。


“妈妈没来吗?”


“哦,你妈妈正在做检查,过两天会来看你。”


“做检查?”


“对啊,孩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很快就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


父亲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之前的疲惫一扫而光,眼神中闪着奕奕光彩,洪文刚也跟着兴奋起来。


“太好了,我要当大哥了!”


毫无疑问,这个小生命对于洪家来说简直就是治愈良药,有了这个弟弟或者妹妹,洪文刚不用担心,在自己心脏骤然停跳之后父母会哀恸欲绝,遗恨终老,至少还有一个孩子会陪伴着他们,随时间抚平伤痛。


与父亲稍聊了一会儿,便感觉到有些疲累困倦,医生嘱咐恢复期间多加休息,父亲回去忙着公司事务,病房里又剩下自己一人,洪文刚很快迷迷糊糊地昏睡了过去。


 


这是父母第一次带他来迪斯尼乐园,恰逢圣诞节,游乐园里热闹非凡,一脸大白胡子的圣诞老人被孩子们追着嚷着要礼物。洪文刚特别开心,拉着父母一会儿坐上旋转木马,一会儿又去划船历险。大多数项目都由着他的性子,唯有那个神秘的星空过山车,洪文刚提了三次母亲都拒绝了,理由是他心脏不好怕有危险。


“心脏不好心脏不好心脏不好,为什么反反复复地提醒这一点,我就是没办法跟别人一样活着么?”洪文刚敏感又倔强,竟然趁着母亲不注意,一个人偷偷跑去坐过山车。


眼前是漆黑的夜,耳边是呼啸的风,还有人们异口同声的尖叫。过山车一路攀升,看来快要到最为惊险的关口了。洪文刚一点儿也不害怕,他很享受这种前路未知愈加刺激的过程。整个人倒挂在最高点的时候,胸前的保险杠突然“啪”一声松开,洪文刚都来不及呼救,声音就淹没在了风里。


不停地坠落,不停地坠落,好像永远到不了尽头,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翻转掏空,但他依然睁着双眼,目之所及处呈现出星空的无穷变幻,就像万花筒中永不重复的图案,一时间反而忘却了恐惧。


可是没过多久,星空变成了一个发光的红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直到自己确信那是一个燃烧着烈焰翻滚着岩浆的火山口。他开始惊慌了,全无章法地胡乱挥舞四肢,想阻止跌落的速度,却徒劳无功……


一身冷汗中惊醒,不过是个噩梦而已。



评论 ( 3 )
热度 ( 6 )

© 带我去205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