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去2055

2018生无可恋 关注tag别关注我

【仇邱】答案

节奏把握得不太好,逻辑不通以及OOC之处请见谅。

本来就把诗瑶同学当炮灰,还cue她那么多次,实在对不起啊…

周更目标达成√ 

最后,请给我评论,吐槽都可以,总之太冷了我需要评论23333

 

 

———正文分割线———

 

 

仇铭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总冠军的荣耀本来近在咫尺,却在紧要关头遭人暗算,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在竞技场上,输赢就是一切。他真的很想赢,也有足够赢的资本和机会,从赛前的自信满满到如今的暴躁失意,过于强烈的自尊心令他无法接受如此巨大的落差。

独自喝到深夜,只想用酒精麻痹自己,逃避外界的流言蜚语。

 

恍惚间有人在对面坐下,是上次一起给杂志拍摄照片的美艳女模特。

之前拍照的时候她就频频向仇铭暗送秋波,搭在人肩上的手或轻或重地按压着,若有所指,仇铭这种情场老手自然不会不解风情。此刻,她拿走玻璃杯,喝尽杯中剩下的小半杯酒,又往里面倒了些,故意转了转方向,把沾着口红印的杯沿凑到仇铭嘴边,意图再明显不过。

仇铭轻蔑地弯了弯嘴角,心想,这点伎俩就想来勾引我,不过今天偏偏就想放纵下,便用暧昧的眼神回应,对着唇印一饮而尽。

女郎妩媚地笑着,把杯子搁置一边,直接搂上仇铭的脖子迫不及待地要凑过去吻他。仇铭突然一阵反感,刚想扭头说句“不好意思今天没兴趣”,斜眼瞥见门外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朝他走来,不知什么诡异心理作祟,像是故意要把这逢场作戏演给那人看,竟顺势和女郎吻在了一起,还显得激情澎湃的样子。

 

邱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荒唐景象,他震惊片刻,随后只感到满腔愤怒。

白天仇铭大暴走把队友打伤,还对着黄诗瑶大发脾气伤了她的心,害得她连晚饭都没有吃,实在太不男人了。他来找仇铭就是想好好教训他一番,替诗瑶讨回公道,结果却亲眼目睹了这家伙更加放纵的出轨行为。

“仇铭你干什么?”邱田冲上前去把他拉开,对着女郎说了句“sorry”,便不顾她的诧异直接将仇铭的一条胳膊架到肩上,就扛着醉醺醺的人往外走。

肩上的身子太沉,每走一步都摇摇晃晃,想拉着他走条直线都极为艰难。

其实仇铭并没有醉得那么厉害,稍稍正常走路还是可以的,知道自己现在正被架着他胳膊的人各种嫌弃,却故意扭来扭去偏要让他更嫌弃。

现在要送这个醉鬼回住处肯定会把自己累死,干脆在附近随便找家酒店,等他清醒些再来理论,邱田心里这样盘算着。



进房间后他直接粗暴地把仇铭丢到床上,像丢一件笨重又没装贵重物品的行李,自己也因为扛他走了一路累得不行,一并仰躺在旁边直喘气,翻了个白眼暗暗吐槽,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碰上这么个麻烦的朋友。

吐槽归吐槽,当他侧过头看着旁边熟睡的人,褪去了白天那股戾气,安静又不设防,似乎也没有特别讨厌,感觉倒是跟以前很不一样。大概他从来没想过就连仇铭都会有如此脆弱无助的时候,印象里他永远是那么神采奕奕,自信又张扬,当然免不了有点儿自以为是。

今天的事情他很肯定就是仇铭的破风手收了黑钱,仇铭会如此发飙失态也情有可原。大家都是车手,知道竞技体育的世界究竟有多残酷,为了赢他也可以不顾一切地去拼甚至不择手段,他比诗瑶更清楚仇铭的内心对这个冠军到底是有多渴望。

奇怪,这个人明明是对手啊,此时却生出更多惺惺相惜之情。兴许是这样的仇铭,一直以来都跟他有着相同的欲望和企图心,如今又多了类似的落魄感,才让他觉得他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还在看着眼前这个人兀自出神的时候,让邱田无比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仇铭的眼球隔着眼皮滚动了几下,居然睁开了眼,不偏不倚恰好与他四目相对。

邱田打了个激灵迅速地坐了起来,小声嘟囔着,“原来你没睡着啊…”

仇铭撑起身半靠在床头,眼神渐渐找回焦点。他迷迷糊糊地看见邱田右眼角旁贴着创口贴,眼周和额角还有一片青紫色的淤痕,才意识到这是今天被自己不小心用头盔砸伤的。

“对不起,这里还疼吗?”伸手要去抚摸伤处,却被人生气地打开了。

不提还好,这一提邱田的怒气就上来了,之前只想着替诗瑶出头,倒是忘记自己无辜被砸伤眼角的这笔账也要一并算上。

“不用关心我,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他站起来刻意拉开距离,语气有点嗔怒。

“我?我用不着……”

“仇铭,你为什么要这么疯啊?你想赢以后还有机会,现在这样对得起诗瑶吗?”邱田生气地吼他,尽管声音依旧显得柔软,真想一巴掌打醒他,如果下得了手的话。

“你根本就不懂!”仇铭无奈地摆了摆手。

“我怎么不懂了,我是没谈过恋爱,但我知道喜欢一个人就是要一辈子对她好,那才叫喜欢呢。”

“可是我根本就不喜欢黄诗瑶!”仇铭苦笑了下,没想到自己脱口而出这句藏了很久的话。

“你不喜欢诗瑶?怎么会?”邱田第一次听仇铭说原来他不喜欢诗瑶,他很惊讶,不喜欢诗瑶当初为什么非要跟自己作对,为什么那么努力地追求她,自己早就已经放弃了,现在却反过来被告知他根本就不喜欢她。

不行,今天一定要问清楚,好给诗瑶一个交代。

 

“那你喜欢谁?你不会…不会真喜欢那个模特吧?”

“呵,傻瓜!”仇铭小声骂了一句,酒精的强大后劲袭来,直冲得他脑袋昏沉,之前胡乱作祟的那股子劲儿又冒出来,偏偏想要火上浇油,把一团乱麻搅得更加难解难分。 

“你想知道我到底喜欢谁吗?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仇铭站起来,走路还有些不稳。

邱田本来就站在墙边,见他摇摇晃晃地走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直接靠在了墙角,已经无路可退。仇铭半边身子贴着墙面越靠越近,俨然成了困住他的另一堵墙。

他可以清晰地看见那双被酒精熏得通红的眼眶里倒映着自己的脸庞,逐渐放大,到达个颇为微妙的位置时停了下来,再靠近差不多两个拳头的距离,就要和他鼻尖相触。

 

“……所以……是谁?”

忍不住轻声问了句,还在认真等着接下来的回答,却没有听见他说出任何人的名字,反倒是猝不及防地被人伸手扣住了后颈,那人像只迅捷的黑豹精准地捕食一样突然扑向他,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双唇。

被吻住的瞬间邱田睁大眼睛愣在那里,全身都僵住,似乎时间猛然停滞。他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甚至都没意识到这是个吻,直到接下来唇瓣被厮磨得发麻,口腔被携带烈酒涩味的舌头侵占,压迫感直抵咽喉,令他呼吸困难,呛得眼角快渗出泪,才恍然反应过来。

仇铭整个人几乎是倾斜着压向他的,全部重量都抵在他身上,另一只手伸到腰间用力箍紧,又不知轻重地来回抚摸着他的背。

意识到自己被侵犯的邱田挣扎着从禁锢中抽出胳膊,连同还算自由的另一条手臂,抵在仇铭胸前用力推开他的身体,直接把重心不稳的人推倒在了地毯上。

 

 

这个人一定是疯了!

大脑一片混乱,邱田什么话也没说只想马上消失,打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不停地奔跑,跑过路灯昏暗行人稀少的小巷,跑过今晚所有肇事开端的酒吧门口,跑过还有情侣深夜幽会的公园,一直跑到主干道天桥上,终于喘着气停了下来,望着桥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努力平复内心躁动。


夜风微凉,掠过身体带走一层薄汗却没有降下他的体温,脸颊还在发烫,心脏狂跳不止,脑袋嗡嗡作响。他张大嘴巴深深吸气又呼气,任风把唾液都吹干,闭着眼使劲儿晃了晃头,似乎这样就能把不想存留的记忆彻底甩掉。

可每一次呼吸口腔里都是仇铭那股子酒味儿,每一次摇头眼前浮现的都是刚才仇铭亲吻抚摸他的画面。浓重的酒气散不尽,唇舌和肢体间的真实温度和触感也久久挥之不去。

 

为什么刚才没有早一点推开他,应该能提前发现不对的,为什么会这样?

他用脚狠狠地踢了几下栏杆,踢到脚趾疼痛发麻,也缓解不了此刻的焦躁与难堪。

不对,仇铭一定是故意捉弄他,要么就是喝多了真把自己当成了诗瑶或者别的哪个他喜欢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内心终究不够笃定,反而像是早就要被摁灭的火种死灰复燃,有没有那么一丁点儿可能,他想知道确切答案。

 

 

不记得独自在天桥上呆了多久,准备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出门时太慌张把挎包落在了房间里,不得不返回一趟。

酒店房间是拿他的身份证开的,去前台说明情况后,服务生帮他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还是之前的样子,仇铭连灯都没有关,胡乱瘫坐在地毯上,倚靠着床歪着头就睡着了,呼吸均匀,还微微打着鼾。邱田本想拿了包就赶紧走,见他这副样子无奈地摇摇头,还是走过去把他扶到床上,盖好被子。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被睡梦中的人拉住手臂,听见了他含混不清的梦呓:

“邱田,你什么都不知道…”

 

 

之后一连两天邱田尽量都窝在房间里不想再碰见仇铭,怕会忍不住又问起那晚的事,直到他看见仇铭的大名登上了八卦小报的头版头条,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以公路自行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深陷殴打队友、一夜情等各种负面新闻为噱头,诸如“‘暴走王’仇铭大打出手,深夜幽会女模窗边激吻”等露骨标题到处都是,而且还有图有真相。有一张配图是他和模特在酒吧接吻的照片,第二张是从酒店房间对面的楼层偷拍到的,刁钻角度看过去只能隐约辨识出仇铭在墙角和人拥吻的背影,而另一位绯闻主角自然就被认为是那个女模特。

事已至此,百口莫辩。

黄诗瑶愤然留下了一张字条就不告而别,邱田急冲冲地来找仇铭想办法挽救的时候,她已经乘飞机回台北了。

 

“你为什么不跟诗瑶解释清楚?我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

“怎么解释?说我没跟那个女模特上床,其实我是跟你?你不觉得这个新闻更劲爆吗?可惜狗仔太笨了,要是我的话我就这么写。”

“你别胡说,我们…根本没有…”邱田话没说完便低了头。

“我追去机场了,但说什么她都不肯听。”仇铭叹了口气,单手撑着额头神色愧疚,“确实是我对不起她。”

“我知道你那天喝多了太冲动,其实你是把我当成了她对不对,要不我去跟她讲,或许她能接受…”说着邱田掏出手机,准备拨通诗瑶的号码。

咚地一声闷响,仇铭握拳用力砸在桌子上,样子有点吓人,邱田停了手上动作,不敢再继续下去。

“……你怎么了?”

仇铭转身面对他,手掌五指张开按在他的胸口,稍稍一推就将人抵到墙上。

“邱田,你给我听清楚!我自己犯下的错我会负责,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任何别的什么人,尤其是那天晚上!” 

比起胸口承受的力道,仇铭那不容半点质疑的目光更是灼热异常快将他彻底融化。

 

光天化日,无人醉酒,意识清醒,都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以为所有行为负责,再没办法为这个吻找任何借口敷衍,也再没办法找任何理由将这个人推开。

 

他知道了答案,是他想要的答案。

 

 

END

 

 

【彩蛋】


“那…诗瑶怎么办?”

“等过段时间她冷静下来能听我解释的时候,我再去负荆请罪。”

“仇铭。”

“嗯?”

“为什么…会是我?”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你看起来傻傻的比较好欺负吧。”

“什么啊!?!?”


评论 ( 17 )
热度 ( 17 )

© 带我去2055 | Powered by LOFTER